強烈譴責警方濫用暴力 特首乃始作俑者

佔領行動持續至今,警方多次濫用暴力鎮壓示威者。10月15日凌晨在驅散龍和道示威者期間,變本加厲,公然濫用私刑,目無法紀。在傳媒的鏡頭下,七名警員把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拖到暗角拳打腳踢,赤裸的暴力叫人髮指。

警察採用過度武力,引起香港各界的公憤。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強烈要求﹕

一. 警方須徹查警員打人案,調查時須秉持公正;
二. 政府與學生重開談判之門,須以最大的誠意解決問題。
三. 面對示威者,警員必須保持克制,不能使用過度武力。

特首梁振英不以港人福祉為念,面對如斯一個困局,仍無意解決問題,漠視示威者訴求。上無對策,警員面對社會失序,壓力日增。問題根源,乃是特首梁振英。佔領二十天,港府沒有積極協調各方要求,反而縱容團體組織市民生事,開動宣傳機器挑動市民矛盾互鬥,撕裂社會,令人不安。

我們譴責警員濫用暴力,更譴責造成困局的始作俑者──特首梁振英。

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
2014年10月16日

如何與父母、老爺奶奶、外父外母談佔中

如何與父母、老爺奶奶、外父外母解釋佔中﹖

1. 香港係福地嚟,安安樂樂咪好囉,點解要搞亂佢?

D後生仔佔領馬路咁多日,其實無啖好食,無覺好瞓,好天曬,落雨淋,咁辛苦為咩呢﹖因為香港真係需要一個好的特首,你睇吓梁振英,做咗兩年幾,香港乜都變晒,竟然出動催淚彈打學生同香港人,以前點會咁吖﹖根本大陸叫佢做乜就做乜,一D都無為香港著想,無為香港人爭取。搞到人人都憎死佢,但係佢就繼續做大官,唔使理我地。

所以,我地一定要有得選特首,有得投票的話,咁衰的人,就可以唔選佢,等佢無得做。

2. 又話「有票,梗係要」,政府話有得一人一票喎﹖

政府呃我地架,佢果D所謂「一人一票」,係先由中央政府揀咗先,佢揀兩三個俾我地,我地淨係可以喺果兩、三個之中揀一個。

我拍拖揀老公(主角可以用任何一個女性後輩),都唔可以話由阿媽你揀兩、三個你鍾意既出嚟先,我淨係可以其中揀一個啦。而家乜野年代呀﹖我實離家出走啦。

一個籮底橙,一隻爛香蕉,你一定要揀一樣,一定要食,咁你點吖﹖

3. 香港都回歸中國,梗係佢話事,都無辦法架啦﹗

又唔係咁講,九七年回歸時,中央應承咗話會俾香港有普選。而家回歸咗就快二十年,佢次次都話下次先,拖到無得拖,就話「地溝油」都一樣係油,叫你食住先。擺明呃你,大蝦細啫,唔好話D後生仔哽唔落,我都唔制啦。咁咪個個企出嚟話俾政府聽,咁樣我唔要。

4. 有普選係好,但都唔應該用D暴力方法,佔中搞到香港笠笠亂。

要自已睇清楚,唔好人咁講你就信,究竟係邊個搞亂呢﹖

本來D學生話罷課,係個公園度搞討論,政府唔批公園俾佢地,將D學生逼去咗橫街。喺橫街一日後,政府又話係非法集會,要清場,出動晒防暴隊封住條街唔俾人入,搞到好多人走去金鐘幫手,但又入唔到場,愈來愈多人逼喺金鐘,終於咪走出馬路囉。估都估唔到,警察真係放催淚彈,仲放咗八十幾個。你估以前暴動咩,又無人放土製菠蘿,D市民又無武器,淨係得把遮,咁先至激到更多香港人走出嚟之嘛。其實搞到咁大,根本係政府做錯先。

仲有,外國報紙電視全部都讚,香港呢班示威者係世界上最有禮貌的示威者,佢地多數都係坐係度,仲自已打掃埋條街,洗廁所,一D都唔亂。

其實,我地爭取有得選特首,諮詢過,遊行請願咗九十幾次,民間公投又做過…,乜都做過,政府淨係「意見接受行動照舊」,根本唔理你,咁可以點﹖咪唯有再惡D,表示決心囉。

5. 唔係喎,電視見到有人打架,有人受傷喎。

咁多人,有D人搞搞震都唔奇,但絕大部分都好和平,唔信你自已去睇吓,我見過有D人走去鬧人,D糾察都係大叫「冷靜」,一齊唱生日歌遮住鬧人聲就算。反而,試過有幾百個大隻佬一齊走去旺角同銅鑼灣佔領區搞事,打人,都係想嚇驚示威者。呢D大隻佬唔知邊個指使,總之就黑白兩道夾攻啦。

6. 但係,佢地阻住人返工返學,阻住人揾食喎﹖股票又跌,遊客又少咗,人地話會影響經濟架﹗

想唔阻路,政府讓步咪得囉,你估D學生好想晚晚瞓街,無得返學咩﹖件事搞咗咁耐,政府一D讓步都無做過,少少都無喎。你想細路仔聽話都要錫吓氹吓。而家叫佢地就咁算,一齊返屋企,邊度公平架﹖

其實D學生都知令市民不便,有向香港市民公開道歉。人地D學生晚晚瞓街,俾胡椒噴,俾催淚彈射都做得到,我地返工返學搭車耐少少都唔得咩﹖

政府不停宣傳,又話救護車去唔到,又話舖頭開唔到,睇清楚其實唔係好似佢講得咁嚴重。股票跌,搞掂咗咪升番囉;遊客少D,咪唔駛俾轆喼轆到隻腳,有幾大不了﹖政府特登講到世界末日咁之嘛。

佔中又唔會佔成世,而且呢兩日政府同學生開始傾,氣氛好咗,中西區中小學都開番啦。今日忍一時不便,第二日海濶天空呀﹗

7. 但係咁搞落去都唔係辦法,而家應該點﹖

而家終於逼到政府開始肯傾,只要政府肯俾番真普選香港人,就一天都光晒。

忍多一陣,唔好鬧學生,個個人去叫D學生撤退,佢地好難捱。如果真係被逼退落嚟,條街無事,梁振英政府仲會理你咩,佢都廢事同你傾啦,只會馬上向中央政府領功啫。

俾梁振英贏咗,香港變得慘過以前,可能會秋後算帳,一國一制,香港就玩完。

給所有中間傳話的社會賢達 及站在十字路口的成年人

雨傘催淚彈今日,雨傘運動進入到第十天。上週末,眼見各區發生暴力事件,再加上返工返學日子在即,我們都不忍:怕學生受襲、怕警察清場、更害怕六四的夢魘再次成真 – 手執槍桿清場的將是解放軍。

在劍拔弩張之際,不少欲力挽狂瀾的中間人,即你們,紛紛出來傳話,期望群眾撤離避過危險,不論是行政會議成員、大學校長、社福界殿堂人物、法律界教父,都教我們立即神經緊張,大有山雨欲來之感。

可是你們知道嗎?你們所力勸的,我們全部都已試過。陳惜姿是大學講師,她很多學生都在各佔領區留守。這些日子,她眼看着學生餐風宿露,不是沒有勸說過青年人要留得青山在。在星期日狀似最危急的晚上,一名成員急得要哭了,因為她堅稱收到信息星期一前必會清場,而且會由身穿警察制服的解放軍指揮,瘋狂四處叫大人帶孩子回家,卻束手無策。另一成員交遊廣闊,每晚都會到旺角佔領區,幻想自己可以幫忙維持秩序兼認人(臨記或黑背景人士),有好幾幕暴力場面,我們都在電話中大叫,要他和朋友撤退,可是他總選擇留下來。

不錯,我們都信清場論。在危急關頭,當恐懼來襲,未知的將來仿如黑洞,容易吞噬意志。在不同的場合和關頭,我們都曾經力陳,這場全民運動不是三五七年,曠日持久,不應作無謂犧牲。

可是我們很快便明瞭,原來香港年輕一代對追求民主的態度,比起我們這些已過了半世人的中年父母,都要堅決。只要當你們看到 –

    催淚彈在人群中爆開,學生匆匆用水洗過雙眼,又再上前;

    旺角暴徒來襲,堅守的年輕人面對千人圍攻,流著淚用力按着帳篷支柱,一站十小時;

    嬌滴滴愛哭女生,再恐懼也要跑到旺角去坐下,說假若不去就會後悔一生;

    耳裡傳來最惡毒的咒罵,本是年少氣盛的青年人卻罵不還口;

    男生選擇站在最前線,面貼面對着暴徒,一邊勸人冷靜卻忽迎拳頭,忍着不還手;

    面對被推倒的帳篷、標語、物資,欲哭無淚卻又在事後飛快地重建起來;

    各區欄杆上的黃絲帶,極速被剪下,翌日發現又重新綁上…….

實在有太多太多的情景不能盡錄。

我們都低估了今天的新生代。對比我們這些被六四夢魘纒擾的中年人、鎮壓過後不是移民就是變得沮喪冷感的父母,今天的青年人更義無反顧。明白這點的話,我們就不能一廂情願地求他們離開,因為此路根本不通。他們壓根兒沒有想過離開,有些甚至還未想過要為民主付出多大代價。

因此,社會賢達們,今天你們可以做的,就是盡你所能,用盡所有辦法,力勸政府放下成見,傾聽民意,誠意對話,並在可能使用武力的關頭(不論官方或非官方武力),勸止當權者,警告他若毀掉一代香港青英,仇恨將不共戴天。

解鈴還須繫鈴人,當特首梁振英讓警方在928當天拋下87顆催淚彈時,他便應該明白,全城民心背向,終其一生,他都不能再當人民領袖。我們不欲見到社會癱瘓、撕裂,假若你們可以好言相勸對方誠意道歉,退位讓賢,將功德無量。

對於一班站在歷史十字路口的家長們,我們只想說,孩子今天追求的民主制度,正是我們殷殷盼望多年的,只是這班初生之犢更勇敢、更堅毅。能教養出這一代香港人,值得我們自豪。為人父母當然長憂九十九,更遑論孩子要冒捱子彈的風險,可是我們必須承認,香港的選舉制度自中英談判始就從未解決,禍害一直拖延至今,把垃圾掃進「梳化底」,不見得家裡會變亁淨,因為陣陣腐臭味必會傳來。

過去三十年,我們沒能為孩子築起民主之路,實在愧對毅然挑起時代重軛的孩子們。因此,大人們,我們別無選擇,只能與孩子同路,叫當權者信守承諾,在香港推行真普選。那時候,我們一定會負責任地,有智慧地選出能帶領我們實踐「一國兩制 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」的領袖。

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